logo
当前位置:中国品牌档案 > 新闻中心 > 烟花三月,为何无人再下扬州——谈中国地方城市的品牌机遇

烟花三月,为何无人再下扬州——谈中国地方城市的品牌机遇

2019-02-26 15:40:01 浏览6686次   来源:中国品牌档案

内容来源:中国国家品牌网

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近热播,这部以北宋作为历史背景的电视剧中,时常提到一个地方——扬州。那是女主人公盛明兰的故乡。

说起扬州,大部分中国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挺熟”。自古以来,描写扬州的诗作汗牛充栋,其中耳熟能详的诗句,亦是不少。比如:“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在大部分的诗词里,扬州总是令文人骚客眷恋的地方。在历史长河中,扬州被赋予的光环星光熠熠。

但是,今天的扬州,显然没有承接起自己过往的风光和辉煌。在外地人眼中,更像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在“江南”这个中国最富价值的地理品牌中,扬州已经无法与苏州、杭州、无锡相提并论,甚至不及常州、镇江。

前段时间,网上走红了一篇叫做“江苏各市人眼中的江苏地图”的文章,在本省人眼中,甚至在大部分国人眼中,提起扬州脑海中最先想起的,不是江南的美景风韵,不是商贸的富庶发达,而是 “修脚”和“泡澡”。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各城市互相不服很常见,但几乎所有江苏人对扬州的看法,出奇的一致

扬州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据《尚书·禹贡》的记载,大禹时期,天下分为“九州”,扬州便是九州之一,范围相当于淮河以南、长江流域及岭南地区。

汉朝时,汉地被划分为十三刺史部,其中包括扬州刺史部。历史上,扬州辉煌的起点就要从汉朝说起,汉高祖刘邦的侄子吴王刘濞,被誉为扬州历史上最有“经济头脑”的王,其治理扬州地区四十多年,“煎矿得钱。煮水得盐”,一方面开铜矿铸币,另一方面开凿上官运盐河发展盐业,使得扬州地区迎来了历史上第一次经济繁荣期。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要想富,先修路。隋唐时期,隋炀帝在吴王夫差开凿的邗沟基础之上,开筑了沟通南北的古运河,为古代扬州进入隋唐第二个经济繁荣时期和清朝康乾第三个经济繁荣期奠定了极为重要的基础。

唐代的扬州,是南北粮、草、盐、钱、铁的运输中心和海内外交通的重要港口,农业、商业和手工业都相当发达,不仅在当时的江淮之间“富甲天下”,更是中国东南第一大都会,誉有“扬一益二”的美名(益州即今成都)。

安史之乱后,北方进一步衰落,以扬州为代表的南方城市进一步崛起。明清时期,虽然期间遭遇过朝代交替是的战火摧残(参见扬州十日),但依靠漕运、盐业等传统基础,扬州很快恢复并延续着自己的辉煌。

纵观古时候的扬州地区,虽然行政范围时有变动,但凭借贯通南北的京杭大运河,扬州成为了极其重要的“港口”城市,交通便利,商贾发达,文化活跃,加上地处平原,临江傍水,物产丰富,让扬州在中国历史上,一直都是安逸富庶之地的代名词。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扬州八怪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今天的扬州几乎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曾经的辉煌只能从古典诗集中找寻了。

扬州的衰落,是从清末开始的。进入近代以后,海运和铁路兴起,让漕运这种靠河流运输的交通,优势逐渐消退。自此,扬州的发展也陷入了瓶颈。

熟悉扬州的人都知道,扬州虽为地级市,但铁路交通却十分不便。清末民初规划京沪铁路时,由于南京在扬州西面偏南的地方,铁路从徐州向南经蚌阜到南京再向东直至上海,扬州与铁路失之交臂,因此建国后中央国字号的大企业很少落户扬州。

很多声音认为,扬州是“兴于交通,衰于交通”。确实,直到今天,扬州的交通状况依然亟待改善。

但将城市的发展,包括品牌的兴盛,完全归于交通,显然更像是寻找一个借口而不是原因。老干妈所在的贵州、褚橙所在的云南、椰树所在的海南、黑芝麻糊所在的广西……英雄尚不问出处,品牌同样如此。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曾一度是中国牙刷第一品牌的三笑

事实上,扬州有着很好的品牌发展底蕴。

在90年代的中国,产自扬州的三笑牌国产牙刷年产量高达100多万只,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一度成为了国产牙刷王者。然而,2003年三笑最终被高露洁收购,从此淡出市场,成全了高露洁牙刷世界领先的销量。

毛绒玩具产业,也曾经是扬州的骄傲。2006年,扬州毛绒玩具产业“加冕”行业最高荣誉——“中国毛绒玩具礼品之都”,每年数亿只毛绒玩具从扬州出发,浩浩荡荡奔赴世界各地。业内一度形成了“世界毛绒玩具在中国,中国毛绒玩具在扬州”的共识。然而,扬州依旧没有打好这副“好牌”,直到今天,还在继续着衬“衫换飞机扬州”的初级模式,玩具行业以代加工为主,没能走出一个知名的品牌。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大概是最有名的扬州品牌了

相比之下,淮扬菜算是扬州目前最有名的品牌形象代表了。作为中国传统四大菜系之一,淮扬菜发源于扬州、淮安。素有“东南第一佳味,天下至美”的美誉。在当前消费者追求健康,转投精致食材、清淡口味的背景下,淮扬菜凭借文化优势与品类特征,迎来了自己的大好机会。

准确来说,淮扬菜只是一个区域公共品牌,需要落实到商业品牌的层面,才能够给扬州带来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在这一点上,以北京淮扬府为代表的扬州餐饮企业,取得了不错的发展。其前身是扬州赫赫有名的淮扬菜老品牌“福满楼”。创办至今十多年时间,已是京城知名度很高的高端餐饮品牌。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淮扬府年轻化子品牌“游园惊梦”

不过,餐饮之外,扬州的品牌形象打造,总体上远不能令人满意。除了瘦西湖、淮扬菜,面对外地朋友的热切打探,扬州人实在拿不出更多、更新的长脸事物。

扬州今天的这般境况,在外地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反过来看,也正因为处在谷底,让扬州通过某种方式实现复兴的成本与难度,大大降低。

而在这些方式中,打造一批优秀的扬州品牌,聚合历史、文化、产业资源,引领地方经济走上品牌之路,是这个古老城市当前最合适也是最可行的路径之一。

千年古城,声名赫赫,基础优渥,处处是机会。哪怕是本地人在外面羞于提起的服务行业。

如今,人们一提起扬州,想到的是“修脚”和“泡澡”。这看似戏谑,但何尝没有孕育着机会?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1997年,河南新乡开了一家名叫“良子”的洗脚小店。没有人会想到,20年后,它会成为了中国足浴第一品牌,旗下拥有300多家连锁店,遍布北京、上海、深圳等国内100多个城市,甚至英国伦敦、德国柏林、芬兰赫尔辛基、荷兰海牙等国际大都市。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古人的言语精辟,但字字凝练着规律与常识。河南人凭空造就一个足浴品牌,成就了走向世界的大生意,有着真实历史记载和文化传统的扬州人,如何不能成功?

《知否》的盛明兰火了,可扬州还是那样

行业不分贵贱,品牌不挑大小

客观困难和限制,对于每个城市而言都是一样的,但内因始终是决定性因素。全国与扬州一样状况的城市,不在少数。如果能够看到并激活自己沉睡的品牌底蕴,将不仅给当地人民带来更美好的生活,更将化解我国经济发展区域“不平衡”这个老问题。


在线
咨询
官方
微信
官方微信
来电
咨询
400-656-6376
在线
报名